热爱喧嚣的尘世







想要成为更好的人☆

【露中】缘见

   王耀目不转睛看着面前的斯拉夫男人。

   “我知道你想说些什么,但是在今天之前能再一次以恋人的身份一起逛一逛吗?”

   斯拉夫男人口中呼出的热气接触到周围的冷空气变成白雾,他的脸被白雾围绕着,带了些朦胧美,紫水晶般的眼眸美丽而深邃,听到面前的东方男人说出这句话后只是眯着他那双好看的眼睛,叫人猜不透他的情绪。

   “如你所愿。”

    听到他应允,王耀点点头,趴在自己身后天桥的围栏上,看着城市里各色霓虹闪烁着,车辆川流不息的从他脚底经过,再从另一边钻出来,风儿带起他耳边的几缕碎发,有些冷,但王耀觉得,如果现在伊万靠过来用那条常年不离身的大围巾裹住他,一切都会不一样。

    可惜他没有。

    吹了一会儿冷风,王耀自嘲的哼了一声闭上眼睛,慵懒的将整个人的重量全压在围栏上,他累了——谈场恋爱多么不容易,现在谁也不说话,要不是还听得见身后那人的呼吸声,他还真以为自己就是一个人呆着了。

    说起来,王耀和伊万冷战很久了,算上今天大概两个月,直到刚刚伊万将他约出来,意思好像是要分手。

    当初是他先开口追的自己,现在也要先一步结束吗?王耀脑子里甚至还回响着自己在接受他的求爱过后说的那句“现在我因为你而弯了,你可得对我负责。”

     噢……让他负责……

     罢了,感情就是这样,谁陷的深谁就是输家,王耀想,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他就是喜欢这个看起来冷冰冰,笑起来迷人又温暖的男人,即便这个男人的温柔像陷阱。

    “站了很久了,现在要走了吗?”

    王耀的思绪被伊万沉稳的声音打断,他愣了一会儿,转过身去望着自己东欧恋人轮廓分明的脸庞。

    “噢……好吧,你想去哪儿?我是说,随便走走也好。”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23:12,今天这么晚出来,也不知道多久能回去,家里的那位小妹妹会着急的吧。算了,最后一次,享受这一次……以后就不会再有了,王耀抬起头,顺势将手机放进兜里,跟上离去的斯拉夫男人的脚步。

    “你不冷吗?”

    下了天桥,伊万盯着王耀的脸看了一会儿,他今天穿的是上一次伊万买给他的风衣,那是初冬买的,现在穿上有些薄了,王耀没有戴手套也没有戴围巾,整个人看上去一副被冻着了的模样,尽管他强撑着自己不打哆嗦。

    “戴上。”

    看着伊万递过来的围巾,王耀皱着眉头不知是生气还是怎么的,吸了吸鼻子然后自己围上了,扭过头跟伊万保持了些距离,伊万伸出的手僵在半空,看着他把围巾围好了。

    看起来还像在生气,伊万想。

    “我没生气了。”

    王耀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脚下的路,像是猜到伊万在想着什么一样,但事实上他只是想在今晚和他谈完,然后叫他滚蛋,彻底分开。

    王耀是个要强的人,就想着分开也要有些尊严。

    伊万没说话,抬起头望着天空,心不在焉的想着什么事情,王耀也埋着头,心底略过曾经的回忆,有些甜蜜,也有些心酸,一想到今天之后自己就再也不能跟伊万做恋人了,心里就像堵了一块大石头一般,他踢起脚下的小石子,看着它滚落到一边,试图用这种方式让自己的心静下来。

    他们沿着人行道走了很久,从繁华的闹市区一直走向二人学生时期经常骑着一辆自行车经过的那条小路,下边是一个宁静的湖泊,王耀曾经和伊万戏称这个湖是这个城市的“母亲河”,就跟伊万的眼睛一样,平静而深沉,还有温柔。

    王耀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不继续走吗?”

    “吹吹夜风。”

    “你今天都吹多少风了,别闹了宝贝,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两人意见开始出现分歧,王耀执拗的想呆在这儿吹会冷风,尽管他已经冷到控制不住自己哆嗦着的身体。伊万想继续走,湖面吹来略带咸腥的空气让他很不舒服,现在那条围巾似乎成了他们之间唯一的纽带,纠结了很久,伊万觉得自己都不可能极为不礼貌的抽掉王耀脖子上围着的自己长围巾的一端,于是他皱着眉陪王耀一起站在原地。

    “耀,你这样让我行动不便。”

    王耀看着波澜不惊的湖面,敛着眸子没理伊万,伸出一只手握紧了脖子上的围巾,另一只手拿出兜里的手机看着上面的时间。

    除夕夜,23:59。

    王耀将手机放好,终于转过身,像下定什么重要的决定一般,他看着伊万的脸叹了一口气,忽的伸出手来紧紧的抱住他,把脸埋在伊万的大衣里感受着自己东欧情人的心跳,以至于根本没看见伊万脸上的惊讶。

    新年的礼炮炸响在天边,带着令人欢喜的声音,斑斓的色彩倒映在河里,反射着粼粼波光,王耀闭着眼,静静的趴在自己爱人的怀里,贪恋着他的温柔与身上独特的男人味,想哭但是却哭不出来,他也不敢哭,害怕哭了就彻底留下一个懦夫的形象,他希望自己在最后一刻,依然能以一个骄傲的姿势离开,希望能以爽快的态度结束这一切,让伊万不看扁他。

    沉默了许久,直到王耀都感觉自己被寒风吹到没有知觉的脸都暖和了,他才睁开双眼,从东欧男人的怀里抬起头,伊万的脸上看不出情感波动,他微微抬起手,想要回抱住自己怀里的东方男人。

    “抱歉,这是最后一次了。”

    王耀松开抱紧他的手,往后退了几步,他的后背撞上伊万的手臂——伊万有些发愣,他看着王耀疏离而礼貌的将他的手臂拉开。

    “你眼中有春与秋,胜过我见过爱过的一切山川与河流。”

    伊万有些不明白。

    “布拉金斯基先生,新年快乐。”

    王耀将脖子上挂着的围巾扯下,唇角绽开一抹讥讽的微笑,拍了拍伊万的肩膀,然后朝他挥了挥手,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耀?”

    伊万看着王耀的身影离去,他想上去追。

    “你去哪?”

    王耀没有理睬伊万,他裹紧了身上的大衣,用沉默作为回答,行走在冬夜的冷风中,他没有回头,生怕自己一回过头去,就掩饰不了眸中的眷恋,他怕会呆呆地看着自己的东欧情人流泪。

     “耀,你去哪儿?”

     伊万伸出手将王耀拉住,他皱着眉头,看着自己面前的恋人,眸中尽是不解的神色。

     “我要回家了。”

    王耀态度有些强硬,但他没有将自己的手从伊万的大手中抽出。

    “布拉金斯基先生,或许我该说一句,有缘再见。”

    “耀,你难道不想跟我继续走下去吗?我们还没去你最喜欢的那家餐厅,宝贝,别闹别扭了,万尼亚知错了。”

    “你什么意思?”

    “我说,我们还没去餐厅。”

    “布拉金斯基,你现在跟我说这个?”王耀有些生气的转过头去,“我们完了!你知道吗,从你给我发消息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完了!”

     “我的信息?”

     “就这个啊!别说你不知道!”

     王耀举起手机,咬咬牙盯着面前的斯拉夫男人,然后将他发来的信息念了一遍。

     “或许我们该好好放下了,出来讲清楚吧。”

     王耀拿着手机心里委屈极了。

     “这……”伊万指了指那条短信,“耀……你以为我约你出来是要分手?”

     “不然呢,你自己看看可不就是那种意思吗?哎不对……你不是想约我出来分手的?”

     伊万扑哧一声笑出来。

     “我的中文学得不是很精,宝贝,发信息的本意是打算约你出来给你一个惊喜,因为我们冷战太久了,我应该向你低头认错。”

     “没有分手的意思?”

     “没有,为什么要分手?”

     “混蛋!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这时候王耀不知该笑还是该哭,一阵风吹过,冷得他直打哆嗦,伊万笑着上前用自己的大衣将王耀裹住,再重新把围巾围在他脖子上,望着他红红的脸颊小心的问着。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早就没有了。”

    “但是我一直以为你还在生气,所以今晚也不好做太多亲密的举动,一路上你也不怎么说话,而且——”他拉长了尾音,渐渐凑近王耀耳边,“你刚刚拥抱我了,从没见过你这么主动。”

     “喂,我以为那可能是我能对你做的最后的亲密举动了!”

     王耀下意识的将头往下低着,眼神飘忽不定。

     “现在你原谅我了吗?”

     伊万捧起怀中东方男人的脸,看着他眸中映出的烟火,那是最美的景色。

     “烟花真好看,小耀,新年快乐。”

     满城烟火绚烂而美丽的在天边绽放,月亮高高挂在天空,湖边一对恋人正深情的拥吻着,我们看不清他们的脸,但却知晓这一切都是甜蜜的,冷战可算结束了。

    “伊万……你之前说过,还要去餐厅?”

    一吻终了,王耀脸颊通红,他用手背贴紧了自己的脸,试图以这种方式降降温。

    “是啊,餐厅,我可是准备好向我的爱人赎罪了。”

    “那就别傻站着了,离开这个又冷又暗的地方吧。”

——————————
  噢这个是_(:з」∠)_我的新年贺文,红色组新的一年也务必要好好走下去啊,不行了我这条咸鱼这两天肛了这篇辣鸡贺文简直肝都要爆了,大家新年快乐!结尾可能有些潦草,对不起qwqqqq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曳白_今天也在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