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喧嚣的尘世







想要成为更好的人☆

【露中】我们的荒诞与梦

食用说明:

☆主露中,伊万视角,前期朝耀微冷战,雷勿进☆

☆小学生文笔qwqq第一次写文不好意思☆

☆顺便这儿一只想参杂历史的高一理科狗曳白,欢迎扩列☆

1.
戏台中央,那人手持墨扇红衣飘飘,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牵动着所有人的心神。

一曲牵丝戏,唱断人世离别。

终了,灯光熄灭之时,我才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是有多么剧烈。

“哟伊万,看呆了?没后悔跟着Hero来吧。”

那个脸上带着促狭的笑容的军装男人,他叫做阿尔弗雷德•F•琼斯,一个欠揍的家伙。

“虽然不想受你的邀请来,但是今日确实还是不错。”我与他自小打到大,早已习惯了对方,更何况有这么个“朋友”确实是很不错

“王家大儿初长成,其名为耀,身在戏家,样貌生的阴柔,第一次来这儿的时候,Hero我乍一看竟以为是位面带忧愁的东方美人,还上去搭讪呢。”阿尔弗雷德回想起自己当时的所作所为无奈的笑了笑。

“王,,耀吗?”我在心里反复的念着这个名字,将它印在我的脑海中。

不可否认的是,我的确有些心动了,即使知道对方是一位东方少年。

看了阿尔弗雷德一眼,我转身走开,突然不想看见他,令我更感兴趣的,是那位红衣东方少年。

“喂,你去哪?”阿尔弗雷德大喊。

“别管我了,你先回去。”

兜兜转转来到王家戏院后面,这里的房间格外的多,那一抹红色的身影穿过小门,我笑了笑,跟在他后面,正准备上前打个招呼,突然我的笑容就凝固在了嘴角。

名耀的少年双手环胸靠在墙上,一名穿着绿色军服的金发军官背对着我,尽管我看不见他的脸,但我却知道他是谁。

亚瑟•柯克兰?

不悦的皱了皱眉头,虽然知道偷听不是好习惯,但我还是这么做了,很好奇他们在聊些什么。

“这个东西是属于你父亲的。”亚瑟拿出一个袋子,里面装着的什么东西我看不太清,王耀接过袋子叹了口气道,“你倒是很准时阿鲁,每月这个时候来送这东西,我还是不太明白阿鲁,这里面的东西是什么,用来干嘛的阿鲁?”

亚瑟突然靠近他,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很好奇说的是什么啊,我有些烦躁的看着这一切,抑制住自己想要冲出去的心。

我看到王耀瞳孔紧缩,接着忙推开亚瑟的身体。

“鸦片?这种东西,你居然还拿给我父亲?”东方少年的脸颊气到通红,握紧拳头道,“实在是看错了你,本以为你不会是一个与那些军官一样的暴徒,结果我大抵忘了,再如何不一样,你的本质也依旧是一个英国军官!”

“我,,耀!”亚瑟抓住他的肩膀让他冷静,少年本来就纤瘦的躯体犹如风中树叶般被轻易掌控。亚瑟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你冷静,我和那些军官不一样!这东西是你父亲托我带的,他也不想让你知道。”

“我不信!父亲向来反对这些洋货,怎么会托你去带鸦片来?”王耀一把打开亚瑟的手。

“我,,”亚瑟欲解释,随后又摇摇头道,“你难道不相信我对你的感情吗,真的,鸦片只是用来消遣的东西,是可以戒除的,要是有一天你父亲不想接触鸦片了,就可以来找我,我会让他与鸦片脱离关系的。”

“那我就暂且信你一回。”东方少年略长的柔发散在胸前,乍一看还真像一个温婉的东方少女,阿尔弗雷德的那种错觉我终于能理解了。

“这样,我先走了。”亚瑟朝这边走来,看样子是不得不打个照面了。

“伊万•布拉金斯基?你怎么会在这?”英国军官的脸上带着错愕的神情。

“哟。”伸出手打了个招呼,我照例给出一个微笑,“我啊,迷路了,不知道怎么的就走到这儿来了,没打扰你们的谈话吧?”

“并没有,好久不见,对了伊万,阿尔弗雷德他,,最近还好吗。”亚瑟似乎并不介意我是否听见了他们的对话。

“你依旧这么关心你弟弟,他啊,可是好的很呢,还是爱吃汉堡。”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亚瑟长舒一口气。

“亚瑟,,这位是?”东方少年突然走近,如此近距离观看他那祸国殃民的面貌显然是更加的精致了。

“你好,我叫做伊万•布拉金斯基,来自遥远的北方国度——俄罗斯。”不等亚瑟介绍我就擅自搭腔,深知这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果然我从英国绅士的脸上看到了浓浓的不满。

“这样啊,我是王家长子耀,很荣幸认识你。”东方少年面带微笑的看着我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那边还有事等着我去处理。”亚瑟正经的理了理衣襟朝着东方少年笑了笑。

“那下次见。”王耀脸上带着温和的笑跟亚瑟挥了挥手,很奇怪呀,,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分别,为什么万尼亚的心里这么不舒服呢。

“你是亚瑟的朋友吗?”正出神之际,王耀突然对我说了一句话。

“是的。”其实我有些想不通,,为什么会突然问我是不是粗眉毛的朋友,老实说我和他并没有太大的联系,但是如果说不那就可能跟王耀没有话题了。

“哦这样啊。”王耀的脸上带着明媚的笑,我愣住了,沉醉在那美好的笑容里无法自拔。

“冒昧问一下,你跟亚瑟军官之间是什么关系呢?”我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的目的是为了与这位东方少年交好,但他与亚瑟•柯克兰之间的关系似乎很不同寻常。

“我和,,他吗?”王耀拍了拍自己红色的长袍,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说着,“我跟亚瑟之间的关系,是这个时代所不能容忍的,只是,亚瑟对我是否真心,我一清二楚。”

轰的一声,我头脑中不知名的某个地方突然炸开,瞬间晕眩了一秒,这个时代所不能容忍的关系,,我想我已经知道是什么了。

“爱吗?”苦涩的一笑,看起来我似乎,,喜欢上了一个不可能被我喜欢的人。

“算是吧,也不知道他对我是图个新鲜还是怎么的,我害怕失去,也害怕被讨厌,所以我打算结束这种关系了,很累很累,要是做个朋友的话,我想我更能接受吧。”王耀释怀的一笑,“要是可以的话,鸦片或许也能作为一个很好的借口。”

听完这番话,我心底竟凭空生出了欣喜之意,也就是说,他打算和亚瑟结束那段关系,然后我也有机会了对吗?

我被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

不行,,伊万•布拉金斯基,王耀对你说了这番话,很显然是将你当做一个倾听者才肯告诉你这一切的,当然作为亚瑟的“朋友”也是一个潜在因素,你跟他,不过第一次见面而已。

“跟他分开,你会难过吗?”

“有一点吧,但是他不可能将这一生浪费在我的身上,那位叫做罗莎的小姐,好像也是从遥远的英国来特意见亚瑟的——他有自己的人生。”王耀忽然回眸一笑,真是应了那句中国话,回眸一笑百媚生。

大院里的桃花被微风吹落,在空中飞舞着,偶尔有几片落在那位东方少年的头上,肩上,这一刻他就像探访人间的仙人一样,那澄澈的眸中是最干净的世界——他从未被这物质的世界所污染。

多想让时间静止在这一刻,哪怕让我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

“大哥!”远远的,我看见一个穿粉红色旗袍的长发姑娘朝这边跑过来。

“你在这儿吗,父亲有事想找你啦。”姑娘笑吟吟的拉住王耀的手想跑。

“湾湾,别闹,我正在跟布拉金斯基先生聊天呢。”王耀脸上带着宠溺的笑任姑娘拉住他的手撒娇。

“不用这么生疏哦,叫我伊万就行了。”

“啊,原来是这样吗。”姑娘上下打量着我,忽的灿烂一笑,“初次见面,我是王湾,这家伙的妹妹,家里的第二扛把子。”

这姑娘豁达又可爱,而且,从王家出来的人眼神都这么纯净吗?或许是因为这边比莫斯科暖很多的关系吧,这么想着,我也笑着回答她,“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伊万•布拉金斯基,一位俄罗斯军人。”

“哇,军人啊,很帅哦!”王湾忽闪着的大眼睛里仿佛有星星在闪烁。

“谢谢夸奖,您也很美。”被一位以一面之缘的姑娘夸奖也让我有些不好意思。

“那么军人先生,我得带着哥哥先走咯~”王湾抱着王耀的手臂朝我眨了眨眼。

“下次见吧,伊万。”王耀红色的衣摆在空中转了一圈后随着他的主人一同离去,空气中淡淡的牡丹香味十分好闻,虽然我最爱的是向日葵,但是这种牡丹的香味我并不排斥。

“恩,下次见吧。”那两兄妹的身影渐渐的在我的视线里远去,我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理了理军帽,回忆着之前看见的王家戏院里最近的下场戏的时间,脑里构思着同王耀下一次见面的场景,我加快了步伐。

评论 ( 7 )
热度 ( 7 )

© 曳白_今天也在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