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暂淡圈养老。最近爬去了恋与和d5,d5主吃杰佣,遗照组,玛尔塔是我的白月光。铁骨铮铮周夫人了解一下。

三次事儿多太久没写东西了(暗自搓手手)打算写一个杀手梗露中长篇:D(大概)就,我先 存一下。意义不明,以及,文笔差劲超级惧怕毁掉他们……

“若一个杀手有了情,那他必死无疑。

  隔天他又去阳台上浇花,果不其然,邻家的少年又躺在阳台的藤椅上看书,一只鞋好好的呆在脚下,而另一只被踢飞到能让伊万看见的角落里安静的呆着,没有半句怨言。少年身上唯一与昨天不同的是鼻梁上那副细框眼镜,长睫毛在红润面颊上投下的剪影被金属镜腿挡住了些,他偶尔会稍微歪一下头,幅度并不大,但金属反射的冷光正好对准了伊万的眼睛——伊万倒是没什么在意那点光芒的。也不知道少年捧着那本卷了边的书看了多久,毕竟他在阳台看书的习惯是昨天才开始的。伊万这样揣测着,将视线重新聚集到新鲜的植株上,这小东西舒展着叶片,头顶正正好是太阳。

  长势真不错。杀手伊万常年冷硬的轮廓因为那样生机勃勃的小东西居然也变柔和了些许,他端起支架上的喷壶,准备回走屋里去——

  “嘿——”

  短促的叫喊声让伊万下意识回过头,邻家少年正趴在围栏上,书页对准了他,而那双美丽的琥珀金色的眼睛里带上了些求助的意味,伊万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往下,来到了一段被方框框住的话上。

  “能给我讲一下这个吗?”少年舔了舔微微发干的嘴唇,“我不太明白。”

  这番话是用俄语说出来的,标准的弹舌令伊万有那么一下愣了神,他呆在英国这么久了,很少能听见别人说自己的母语,少年正冲他微笑,眉间尽是那样单纯的洋洋得意,琥珀金的眼瞥向他身后的支架——噢,那是他剩下的、用来盛放植物营养液的伏特加酒瓶,伊万静默着取下那瓶营养液,很显然少年的骄傲来源于他小小的疏忽,自己应该一次性全部都带着走的。

  罢了,果然还是个孩子呀。伊万抿了抿唇,向着那个抓住自己小把柄的少年转过头,他觉得少年的俄语学得比英语好多了。

  “steep……”不知道多久没有说话了,干涩的喉咙里发出的声音破碎而又沙哑,还没等伊万向少年说明白,就听见了少年母亲由远及近略显尖锐的唤声,说的是中文,伊万对中文并没有什么了解。黑头发的小家伙回过头,伊万也趁机进入了自己的屋内,动作迅速得像他躲避子弹一般游刃有余。

“…明天我会继续来向您请教的。”

  伊万合上落地窗的前一秒又听见了少年清脆的嗓音,而后紧跟了拖鞋趿着地面的渐渐远去的噼啪声——少年带上了未明白的问题不情愿的锁上落地窗。

——————
不要脸的打了tag(ni)

评论 ( 5 )
热度 ( 8 )

© 曳白白白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