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喧嚣的尘世







想要成为更好的人☆

【露中】自私鬼的恋爱

     ——呜呜呜我不管上学也阻止不了我躁动的心,这是个多年前不知在哪儿看到的一个段子,而且……我不太记得清了,总之就是翻新然后就掺杂了点自己的私心在里面吧,有些马猴烧酒👯准备好了就往下↓






   “叮——”门上挂着的铃铛响了,我放下手中的杯子,抬起头望着走近的客人


   “您好啊,请问有什么需要?”



   他打量着我店内简单的布置,也不急于开口,噢……真希望柜子上放着的那颗骷髅宝石没有吓着他——我是个喜欢收集的无聊的女巫。



   “听说您能够实现别人的恋爱愿望,阁下。”


   客人的语气谦卑,恭敬,却不似求人的模样,那双美丽的,能跟我钟表下摆上镶着的那颗紫色水晶媲美的眼眸望着我,平静得像一潭湖水。

   “是的。”我点了点头,“慕名而来的客人不算少,可成功的客人也不算多,要想实现自己的愿望,就必须有筹码来同我交换,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交易。”


   “实现愿望的人不多……那么请容许我询问一下,您对于“筹码”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要求呢?”



   “客人最在乎的,除了生命以外——咱这儿可不收活物。”我笑得眉眼弯弯,“举个例子吧,可以是现在最喜欢的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也可以是自己最珍视的某段记忆,甚至可以是曾经用过却一直舍不得扔掉的玩偶。”


   “当然啦。”我又补充道,“我是可以通过魔法来验证交换的东西到底是不是客人最在乎的。我跟所有客人都说过,既然是想要实现自己渴求的愿望,那么相对而言,作为交换的筹码呢,当然也不可能要低于愿望的价值。”



   “我现在没有喜欢的东西,也没有舍不得扔掉的玩偶。”客人沉默着,半晌才开口对我说着,“不过记忆这种东西,反正也只是痛苦时助兴的调料,要听听我的故事吗?”



   我点头,对于客人主动说出的故事我向来都是来者不拒的。




   “可能听起来有些奇怪,或许会像你曾经在某本劣质的三流小说上看到过的情景,啊呀,女巫喜欢看言情小说这种事,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


  噫,他怎么会知道的?


   “情感真是种奇怪的东西,我喜欢一个人,很久很久,久到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他。”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完好的相片,那双漂亮的眼睛扫过相片上的人溢出了浓郁的深情和眷恋,这种火热的情意实实在在的让我这个单身女巫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貌似在我的交易之中,从来都没有任何一个人的爱意如他一般疯狂。



   “他让我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念着,做梦也是……难以置信,我对他的执念好像已经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但我却乐此不疲。”


   “恕我直言了,先生,你就没有尝试过去告白??”



   “当然有,不止一次两次。”他苦笑一声,“可那个小家伙——他冷若冰霜,无情得我想掐死他,我是这么疯狂的爱着那个小家伙,可他却对我的所作所为连一次表态都懒得施舍,是的,我不得不承认,他从来都没有在意过我。”


   “冷静一下,我亲爱的先生。”看他异常烦躁却又在好好忍耐的冲我点了点头,我也暂时松了一口气,“好先生,您的请求是什么呢?”


   “如你所见,我想让他也爱我。”


   “作为筹码,价值可不能再少了,您打算用什么来交换?”



   “噢……算了吧,我觉得……”他的内心在纠结,我耐心的等待着,嘿,怕什么呢,反正我现在魔力充盈,正愁没生意。


   “能用我的情感吗,让我爱他的这种情感交换,其实我就是……想让他体会一下我爱他的痛苦,我内心的煎熬,这样可以吗?”


    “当然可以,这可是等价交换。”


    “谢谢您,亲爱的女巫阁下。”



    我从柜子里拿出一本书,将鹅毛笔递给这位先生:“请在时之书上签下您的全名,然后往后一个箭头,签上对方的名字。”



   我看着这位客人不疾不徐的签下自己的大名……伊万•布拉金斯基和他的暗恋对象王耀先生,嗯,这位先生是个俄罗斯人。




   “真的要这样做吗?即使让自己失去对他的感情也不在乎?”


   “不在乎。”

   “他对你的爱反而会比你爱他更加浓烈,这样也不在乎?”


   “不在乎。”

   “出了店里大门,重新站在阳光下也将忘掉关于他的,包括这次交换的意图和媒介,你同样不在乎?”


   “不在乎。”





   “好的,契约生成,亲爱的先生,今后一切都会变样了。”


   我脸上笑意不减,微微后仰着靠在椅背上,直到这位布拉金斯基先生走出店门,消失在拐角处。


   “哎呀,花茶冷掉了……”我伸出手,逗弄着刚刚跳上大腿的黑猫,将脚边那块倾倒的小木板拾起,哼着不成调的小曲,用粉笔往上面又添上一笔,这样一来,也终于补全了一个“正”字,这种方法是我从那位先生口中“劣质的三流小说”中学来的,看上去还蛮有用。


   “真是自私啊,连请求说话的态度都一样,我还以为这次会有不忍心的停顿之类的……”



   我将时之书往前翻了几页,那是几个月以前,一位名叫王耀的先生做过的交易,施咒对象的名称是……


   伊万•布拉金斯基



   啊,您别说这一切都是巧合,这不过是我不小心发现的,一个有趣的事实,给我无聊的女巫生活增添了不少色彩呢,嘛……女巫一族都是,亦正亦邪,表面上是为了实现别人的愿望,实际上却是在满足自己的恶趣味……啊呀,请别说一些难听的话,如果客人们没有这些请求,又怎么会有我们施展的平台呢?



   “嘻,真是有趣,我有预感,这种事会一直持续下去,你觉得呢?”


   腿上的黑猫慵懒的摇着尾巴。


   算了,这也是种特殊的缘分,大不了在他们忍耐不了的情况下来个……两情相悦?好像是这个词,是这个理,看样子下次得麻烦隔壁盗版书店老板多送我基本卖不出去的言情小说了。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曳白_今天也在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